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原红楼梦中最没落的四大家族——薛家!全家人在嘉福寄居,互相抬头看着对方

发布时间:2021-04-16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红楼梦》中最没落的四大家族——薛家!全家人在嘉福寄居,互相抬头看着对方

好运是薛家抹不掉的一块“黑料”。薛家作为金陵四大世家中没落最彻底的一家,早已混到了需要抱大腿的地步。

薛的父亲去世后,薛姨妈心地善良,无力支撑薛家过去的荣耀。他的儿子薛蟠是个纨绔子弟,天天斗鸡走狗,生意做得不妥当,让自己的职责难堪;只有薛宝钗是女的,才貌双全。因此,她有送她去皇宫被选中的意图,但她未能成功地在水中找到月亮。于是薛姨妈就开始了贾宝玉的想法,希望能促成一桩好姻缘,背靠着贾家大树乘凉。

对于薛宝钗本人来说,她并不太赞同这种做法,因为她去北京是要当选的,但是现在她没有当选,所以她用“金玉”论做了一个打算,在外人眼里,她失去了尊严。

封建时代,子女的婚姻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薛宝钗没有选择权,只能放手。但是,她心里也有一些主观矛盾。所以到了第二十八回,宝钗接到袁菲的礼物,见礼物份量和宝玉一样,实在无聊。看原文:

宝钗总是离宝玉很远,因为她母亲曾对王夫人说“金锁是和尚送的,以后有了玉才能结婚”。昨天看到袁春送我的东西,她就跟宝玉一样,心里越来越没意思。-回到28岁 根据《红楼梦》上一篇文章,宝钗、柴、戴、香二十二岁生日,到贾宝玉那里去分析他的禅定。第二十六回,宝钗来到怡红院与宝玉聊天(晴雯不高兴,推却黛玉)。可见宝钗在元妃送礼物前(第28次)是能够和宝玉正常相处的,而在礼物前后,宝钗有一颗疏远的心,不敢和贾宝玉接触过密。

相比之下,应该是在第28回左右,薛姨妈彻底宣扬了“福运良缘”的舆论,让宝钗有了这种转变。

但时光飞逝,在第36回《绣鸳鸯梦兆云轩》中,薛宝钗对贾宝玉的态度又发生了变化。她似乎不再嫉妒“美满的婚姻”。她趁午休在怡红院和贾宝玉聊天,就在宝玉午睡的时候,袭人为宝玉绣鸳鸯肚兜。宝钗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坐在凳子上绣了一会儿:

宝钗只看她的作品,并不注意。她蹲下来的时候,正好坐在袭击者刚刚坐的地方;看到这份工作真的很可爱,我忍不住拿起针来代替她。-回到36岁 这里有个题外话,就是宝钗和宝玉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能说明宝钗的憨厚稳重的生活都是假的吗?

笔者认为,不能用现代的眼光对宝钗的行为进行主观评价,因为这样的评价必然具有时代的不对称性和个人好恶的色彩,难以称之为客观;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妨以书中人物的意见作为评判的标准。宝钗正坐在凳上缝纫,林黛玉和史湘云恰好路过。黛玉见此情景,掩嘴大笑,不敢出声。湘云见了,也哄堂大笑。由此可见,在戴和项眼里,宝钗此举并没有严重的目无行为,只是个玩笑。读者不要纸上谈兵,凭借对封建礼教的肤浅理解,死板笼统地解释这种现象。

让我们回到正题。为什么薛宝钗在第28次自称“永远远离宝玉”?她怎么一个人来怡红院和宝玉聊天,顺便炫耀自己的针线活?

宝玉之前躲着宝玉,是因为受“金玉吉凶”舆论的影响。如果他继续和宝玉来往太密切,他就变得更加“丑得不能吃”,受到别人的批评;

第三十六回,宝钗之所以能够放下这个顾忌,是因为“金婚”有了明确的结果,所以不必避嫌,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关键点——第二十九回在清虚关,这就暗含了金婚的破产。

让我们谈谈袁菲礼物中的“可疑”部分。书上说,袁菲元宵节送礼物时,薛宝钗、林黛玉等姐妹的礼物重量都一样,但三个月后,五月初五端午节,宝钗的礼物重量和宝玉的一样。显然,袁菲以这种方式暗示了她对好运的支持。

为什么袁菲突然支持好运?从书中的细节来看,很有可能是王夫人促成的,因为第16次“贾元春选凤枣宫”时,明确提到允许焦芳一家入宫,请拭目以待:

贾琏道:“如今人善解人意:天下大如‘孝’。想父母和孩子的性,都是一个原则,不能分上高低。.....于是我开始演慈禧太后。每个月2月6日,请允许你的辣椒屋入宫。”-回到16岁 袁菲省亲结束后,王粲夫人每个月的2月6日都会去宫里拜访袁春。此外,王夫人一直赞同福报,包括第28回“薛姨妈总向王夫人等人提起”。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王太太。虽然这种推论有“主观臆测”的嫌疑,但却是有根据的。

但问题是贾并不认同“金玉良缘”,而给的礼物早已有了明示的意思,所以贾不得不采取措施,于是第二十九回“清虚关打了结”,贾轻描淡写,表明她并不认同“金玉良缘”。

当时清徐关的张道士给宝玉请亲戚朋友,说有个十五岁的姑娘,长得好看,有智慧,底子好。她准备告诉贾宝玉。经过慎重考虑,张道士口中女孩的信息与薛宝钗完美匹配。这是有预谋的计划吗?

阴谋论与否,贾的回答否定了张道士口中的女人,也否定了薛宝钗。因为贾口中的条件,宝钗并不适合:

贾母道:“上次有个和尚说,这孩子这辈子不要早订婚,等他大了再说!你现在就能发现,不管她底子多有钱,只要她长得够好看,告诉我。就是家里穷,不过给她几个银子。只是性格和外貌都很少见。说着,只见凤姐笑道:“张爷爷,你不改我们姑娘的名字。"。”——第29回 以宝钗的外貌、品德、气质、家世,自然是好的,但老太太卡住了bug,用年龄因素把宝钗限制在死胡同里。

宝钗在姐妹中年龄较大。第22次已经过了15岁的生日,她的婚姻有些迫在眉睫。为什么看不出史湘云至少有两三岁?不过第三十二回刺客问湘云:“大姑娘,听说前段时间你大喜过望”,可见湘云已经有订婚的迹象了。薛家怎么能不担心宝钗的婚事呢?

在贾嘴里,宝玉的婚事不急,过几年再说。在封建婚姻中,年龄对男性影响不大,对女性影响尤其大。不客气地说,男人可以等,年龄越大越受欢迎,但对女人来说,年龄越大越犹豫。

所以不管清虚关打架是不是有预谋的,贾的话其实是拒绝了薛家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当贾话音刚落,王熙凤立即转移话题,向张导氏问起女儿的“送名符”一事,这才重新打开了气氛。这是不是也是不成文的写法,暗示凤姐明白原因,所以站出媛贵金融网来配合?

清虚关之战后,对于薛家来说,福运良缘的舆论已经平息。他们不是在打贾宝玉的主意,而是想以贾府为平台,为宝钗另寻良缘,这大概是薛家留在贾府多年的根本原因。他们没想到的是,黛玉最终还是落泪了,好运气又被提上日程,毁了黛玉的婚姻,错过了宝钗的一生。

本文原创《红楼不红》。请勿擅自转载。本文引用文献均来自《红楼梦》80个批评版本。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