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和无知——记我的乙肝治疗经历

文·陈怡

我是一名家族聚集性乙肝患者,曾经,我的外婆、二姨、表哥都是因为这个病永远离开了我们,甚至到后来我的外公也没能逃过乙肝的魔掌。亲朋好友因为这个原因,都不愿意接触我们。

也许有人会说,现阶段乙肝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周围有大把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但现实社会有时候往往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因为乙肝歧视,有多少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被挡在了他(她)魂牵梦绕的象牙塔外,即使幸运的得以继续深造,大学毕业,研究生毕业了,找工作的状况又怎样?

即便是在社会发展如此迅速的今天,大多数人和企业对乙肝患者都持着歧视的态度,何况当年。那时的我,对乙肝真的完全是无知的,总以为外婆他们只是运气不好摊上了这个病,而且一旦感染上乙肝,只能顺其自然。直到自己走过了10多年的乙肝就医道路,才知道了乙肝是怎么回事,也明白了乙肝并非不治之症,关键要早预测、早检查、早治疗,方能控制其发展。

2002年,我在常规体检的时候检查出乙肝“大三阳”,这简直犹如晴天霹雳,没想到最后连我也没能逃过这一噩梦。从那之后,我始终有一种心理阴影,我不想像外婆和二姨他们一样,我还年轻,还有很多美好的生活在等着我,带着这种不甘和一些期望,我踏上了乙肝求医的道路。

一方面,我心里惧怕着乙肝想要早点治疗;另一方面,我又不愿意直接去医院。再加上对乙肝治疗的认识不当,还以为只要吃了药兴许就能好转。一旦确定了自己患有乙肝,我对这两个字眼也关注起来。在这之前,平时附近药店开展的活动我从来不会在意,但那次乙肝治疗药的宣传,我立马注意到了。是一种叫速立特的乙肝治疗药,当即毫不犹豫的买了一堆回家。可是吃了半年,感觉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其实,当时在吃了药而没有效果之后,我也想过要去医院检查治疗。但平时工作繁忙,再加上不知道去什么医院合适,也就嘴上说说并未实际行动。说来也巧,无意间在电视里面看到一家医院的广告,记下地址,抱着忐忑的心情去了这家医院,跟医生说了曾经检查患有乙肝“大三阳”的情况。医生没有再让我做检查,只是开了相关的治疗乙肝药物。因为是医生开的药,我也吃得比较放心,更是吃了两年之久。

本来以为这么长时间的药物治疗,乙肝病情就算不好也会有很大的改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为了确认这两年的治疗情况,我又到市中医院去做了一次检查,仍1日是乙肝“大三阳”。如此几经周折,病情却毫无进展,当时心里别提有多难过。医生开导我,乙肝并不可怕,是有希望治疗的,又开了一些药让我吃。

谁知道,这一回才刚吃了两次,就感到头晕、恶心,整个人很不舒服。面对这种状况,我立马打电话给了市中医院的医生,说了我当时的症状。对方在听了我的阐述之后,让我将药给拿回去看看。此时,我才想到了可能是这些药有问题。于是我自己仔细地检查了药品的包装,发现虽然还在使用日期之内,但是外表却有很多裂痕。抱着怀疑和担心的心情,我拨通了114的电话,得到的答案却是胆战心惊,原来这种药已于两年前停止生产,但是我却到现在还在吃,这说明了什么,我简直无法想象。

为了坐实怀疑,也为了给自己讨回公道。第二天,我老公就带着这些药和之前那家广告医院吃剩下的药,去了市药监局做检测,结果证实这些全部都是假药。一瞬间,从头凉到脚,此时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简直无法形容那种既愤怒又绝望的心情。

还好老公比较冷静,直接回到市中医院退回了全部的医药费,但是那家广告医院的医生和负责人却拒绝退钱,只是说以后可以继续为我做免费治疗。我心想,连开的药都是假药,谁还敢继续在这里治疗,并没有答应他们的条件。谁知道,对方见我们不同意,竟然叫来了辖区派出所,还说是我们在这里滋生闹事。最终在派出所的调解之下,我们只得退而求其次,拿回了部分的药费。

事情告一段落,我却再也不敢轻易去任何医院做检查或者治疗。老公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让我去市中心医院看看,说不定能有用。这是我为了治疗乙肝接触的第三家医院,到了医院门口之后,看到这里的宣传栏上有很多专家座诊的信息,前来看病的人也不少,这也让我顿时安心了不少。

乙肝检查的地方还需要排队,轮到我的时候,医生先是看了我以前在市中医院的检查报告,才给我做了相关检查。随后,他问到我家的收入情况,我说我跟我老公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每个月都是3000多的工资。后来他给我开了一个星期的药,我才知道为什么要问我们的收入情况,因为单这一个星期的药费就得1700多,想来也是根据病人的经济状况来决定服用哪种药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这个药太贵了,以我们的平均收入是没有那个能力可以长期服用的,更何况还要养家。所以我只吃了这一个礼拜,就没有再去买药。其实,我当初也有自己的想法,一是这么贵的药吃了之后到底有没有效果也是个未知数,二是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再感觉到任何不舒服或不适应的症状,再加上经济条件有限,实在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所能负担的。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我也并未有感受到身体有什么问题,便不想再去纠结治疗的事情了。但是我老公却一直担心我的情况,他再次劝我去广州第八人民医院做检查。这次我的态度比较强硬,不想再做无用功,甚至觉得再怎么检查,自己的身体也就那样了,没办法医好,或者说我根本不愿意再去面对我患有乙肝这个事实。可是老公跟我解释,这家医院是一所以传染病防治及肝病综合治疗为特色的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于一体的市级医院,在肝病治疗方面很有经验,去了有益无害。

拗不过老公的坚持,我还是去了广州第八人民医院。在那里,医生给我做了更全面的检查,包括以前从未有过的HBV DNA检测,结果乙肝病毒量比较高。其他的检查结果和以前都大致相同。当我以为医生又会给我开一大堆药时,医生却告诉我,只要我体内的转氨酶(ALT、AST)不再继续升高,是不需要做抗病毒治疗的。这次的求医之旅,以医生给我开了一堆中药结束,我一度以为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到医院做肝病检查。

我跟我老公都是从乡下县城到市里面工作的,孩子一直是外婆在照顾。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为了能给孩子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和教学条件,也为了能让孩子呆在我们身边,我们将他接到了打工的地方。每天按时上下班,接送孩子上下学,日子过的还算充实。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个乙肝“大三阳”患者,就这样直到2012年孩子小学毕业,因为外来人口孩子不好升学的问题,我们全家一起回到县城,找了新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虽不富裕,却也知足。

然而生活总是让人不如意。2013年,我在上班途中突然感到头晕得特别厉害,请假回家休息了半天。这时,我又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乙肝病情,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医院做检查。我承认,当时我特别悲观,但这是很多乙肝患者无限循环的心理环节的一部分:从满怀信心到倍受打击,进而到悲观失望,再到自我调整,接而重获信心,如此等等,又进入下一个循环。

化验结果出来之后,医生全着化验单告诉我需要住院再做一些其他检查,这次是肝脏B超检查。B超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有可能已经变成肝硬化,咋一听这个我就害怕了,在我的日常认知里面,肝硬化是无法治疗的,只能顺其自然。经过医生的详细解说和对比了同病房的病友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幸运的,我的病情还没有到无药可医的地步,虽然肝硬化无法根治,但是我现在还处于早期发现阶段,能阻止病程进展。在听取医生的建议,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我的肝功能慢慢恢复,乙肝病毒量也降了下来。与此同时,我也在求医这条路上看到了希望之光。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大家,很多患有肝癌的患者,都是肝硬化引起的,平时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没有健康的体魄,有再多的金钱和地位也无福消受,届时悔之晚矣。

如今,我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在此要感谢我的主治医生和护士,感谢在知道了我患有乙肝之后不离不弃一直陪伴我的老公,感谢肝病部落、《肝博士》、肝友汇的医生,是他们让我看到了希望,认识到乙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同时,我也希望更多的乙肝患者能跟我一样,了解并认清自己的病情,不要盲目吃药,害的是自己的身体,伤的是家人的心。最后,期望更多的人可以放下歧视,接纳乙肝病毒携带患者,让他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打开自己的心扉,不再因为自己是一名乙肝患者而自卑和悲观,不得不对周围朋友隐瞒自己的病情。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5-11-04 12:39:42
上一篇:酒精性肝病可防可治(二)
下一篇:探寻肝病根源,收获多彩点滴——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张欣欣教授
网友评论《乙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和无知——记我的乙肝治疗经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