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了16年恋爱,迪士尼的“中国梦”成了

  无论从商业、政治还是城镇化的角度来看,上海迪士尼都承载着非同—般的意义
  迪士尼是什么?
  官方的解释是这样说的:
  “卡通动画提供了一种故事叙述与视觉娱乐的方法,它能让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各个年龄层的观众或会心一笑,或豁然开朗。”而自1955年迪士尼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娱乐方式——主题公园出现后,它的内涵又得到了一次影响深远的扩充,并在全世界蔓延开来。
  6月16日,迪士尼在上海正式打开了奇妙大门。无论从商业、政治还是城镇化的角度来看,上海迪士尼都承载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好事多磨
  迪士尼与中国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在香港筹建迪士尼乐园的同时,上海建设迪士尼的设想也一直在研究之中。上海辐射面更广,潜在发展空间更大,是一块难得的宝地。但从设想到项目真正落地,个中曲折一言难尽。
  “看到中国市场这块蛋糕,就像维尼熊看到蜂蜜。”华特迪士尼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曾做过如此比喻——迪士尼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虽然迪士尼公司已经在东京、巴黎和香港拥有三座海外乐园。
  但是迪士尼与上海的这场“恋爱”似乎谈得太久了点,用了整整16年。
  “就像男生女生谈恋爱,要经历考察期、熟悉期、磨合期一样,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走到一起了。”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国[本文来自于www.anogene.cn]家评审专家何建民如此说。
  华特迪士尼公司从1993年开始与中方展开建园前期接触,到2009年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跨过了漫长的16年时间。在这16年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记忆中多了迪士尼英语、《花木兰》和《冰雪奇缘》。但在迪士尼公司看来,这样的市场认知度和成熟度还远远不够。
  “迪士尼公司在选择一个地方建设乐园之前,要提前几十年做市场可行性分析。他们希望能够在内地先培育一批忠实粉丝,烘热市场,再建造迪士尼乐园。因为美方考虑到,在海外投资建设迪士尼乐园,公司投入的成本很大,所以不愿打无把握之仗。”何建民说。
  在这个过程中,香港捷足先登。“在1998年,原本中方考虑过,让迪士尼乐园先进上海,但香港刚刚经历东南亚金融危机,急需有一个比较大的项目拉动经济发展,所以最后高层拍板,让迪士尼先进香港。从市场角度来看,当时香港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要高于内地,市场环境更适合引入迪士尼。”何建民说。
  经过十几年的谈判历程,“恋爱”双方都成长了,都在努力避免出现水土不服。迪士尼在中国通过各种方式植入迪士尼公司的各种IP,有效扩大了迪士尼在中国的受众群;上海的市场也成熟到可以拥抱迪士尼,到2015年末,人均GDP达到了10.31万元。于是相互之间的结合变得顺理成章。
  博弈与合作
  综观迪士尼在全球已有的建园历程,在日本过于保守,在法国又过于乐观,因此迪士尼在上海项目引入本土合作方参与管理,显然有纠偏的意味。“中美在迪士尼项目的合作中各展所长,美方拥有迪士尼知识产权,中方拥有市场资源,更了解当地客户。”何建民说。但中美团队之间的合作并不是一帆风顺,双方经历过重重磨合。
  在双方的沟通过程中,守住底线显得十分重要。中方向美方提出的底线,一是遵守中国法律,二是中方核心利益不受损害,不仅仅是商业利益,还有文化、经济、社会效益。
  而在上海迪士尼有多少中国元素才算最合适这个问题上,分歧更是巨大。有人期待见到一个讲上海话的米奇,也有人觉得,少即是多。“我在参与专家组评审时,有专家提出,上海迪士尼乐园是不是应该更中国化,比如在演出中加一些京剧、越剧。但其他专家反对,那我们何不建立一个京剧乐园?为什么还耍引进迪士尼?”何建民说。
  有专家分析,很多去迪士尼玩的中国游客,是抱着欣赏异域风情的期待,并不希望看到过多、过于繁重的中国元素。旅游本质上是去你不熟悉的地方,领略异地风情,让你获得新鲜感,而不是去欣赏日常能见到的东西。
  最后的方案是,“乐园的景观设计上还是以保留迪士尼传统为主,但我们在运营管理上要求美方照顾本地需求,比如平日票和周末票的差异定价。”范希平说。
  当然,上海迪士尼乐园体现了很多有创意的中国元素。在迪士尼小镇的华特迪士尼大剧院,《狮子王》中文版将作为常驻剧目上演,这部剧的改编中增添了不少包袱,“挠中国游客的痒”。除了皮影戏布景和东北方言台词之外,最明显的改动是—丁满和彭彭吸引土狼注意力、掩护辛巴复仇的那段,电影里是跳草裙舞,舞台剧里被“本土化”成唱京剧。
  迪士尼将带来什么
  迪士尼一来,无数产业额手称庆,摩拳擦掌准备接住这块大蛋糕。很多人期待,这只搬入上海的米老鼠,会“激活”上上下下的产业。有专家表示,上海迪士尼乐园会从多个维度带动产业。“首先,迪士尼会直接带动交通产业,包括航空、高铁、出租车、地铁等等。第二,迪士尼还会极大地带动周边的酒店服务业。第三,迪士尼对旅游业本身的带动也很明显,旅行社以及信息服务平台都会从中受益。此外还有零售业也会受益,迪士尼游客将带来强大的消费力。”
  对于互补型产业,迪士尼的溢出效应也非常明显。根据今年1月出炉的上海旅游业“十三五”规划征求意见稿,上海将依托国际旅游度假区,充分放大迪士尼主题公园的溢出效应,聚集发展迪士尼项目产业链条上的文化创意、动漫设计、特色会展、影视制作、商业零售、体育休闲等产业。
  而从中长期来看,迪士尼的“对手”们也会从中受益。2005年香港迪士尼[本文来自于www.anogene.cn]开园后,香港海洋公园游客人数不降反增。
  “外地到上海的游客,很少会当日来回,一股会选择住两三天。一天去迪士尼,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去其他景点,比如欢乐谷、野生动物园。因为专程来玩迪士尼的游客,也是这些乐园的目标人群,他们都将从中受益。”
  从长远来看,迪士尼会养成人们新的休闲方式。在节假时间,人们休闲度假需求会超过纯观光需求。在休闲目的地上,人们的选择不再是传统的公园、游乐园,而是IP更集中的主题乐园。
  “对于城市中产阶层来说,逛主题乐园会渐渐成为一种高频次活动。上海未来可以容纳更多主题乐园。中国目前有2.4亿15岁以下青少年儿童,这些人群是主题乐园的主要目标客群,中国市场对于主题乐园有足够的需求。大手牵小手,一个青少年儿童能撬动一家三口的消费。”有业内人士如此预判。
  迪士尼“中国梦”的想象力显然还不止这些。上海迪士尼试运营一个月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次,预计上海迪士尼乐园年客流量在1500万左右,年均直接收入195亿元。它所带来的故事,还有待时间去一一揭晓。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06 15:49:16
上一篇: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
下一篇:从《推销员之死》的美国梦到《中国合伙人》的中国梦
网友评论《谈了16年恋爱,迪士尼的“中国梦”成了》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