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汽车金融上市公司上演两天冰火|中国汽车报

发布时间:2021-04-09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汽车金融上市公司上演两天冰火|中国汽车报

汽车金融上市公司上演两天冰火|中国汽车报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给很多行业带来冲击,汽车金融行业也未能幸免。根据上海枷投资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枷”)、益信集团、郑东金融三家典型汽车金融上市公司近日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疫情不仅带来了挑战,也加速了行业漏洞和风险的暴露,带来了机遇。经得起风浪的企业将迎来更美好的明天。通过对三家上市公司的分析,我们可以洞察到汽车金融行业应该如何保持诚信和创新,保持稳定和深远。

残谷的表现是跃进

2020年,枷总收入20.52亿元(人民币,下同),较2019年的14.4亿元增长42.5%。其中,汽车交易服务业务收入6.25亿元,占总收入的30.4%;汽车贷款贡献业务收入8.92亿元,较2019年的9.14亿元略有下降;汽车售后服务业务收入2.41亿元,2019年全年收入2.06亿元。

特别是第四季度,枷的业务全面开花,在贷款辅助业务、汽车交易服务业务、汽车售后服务等方面成绩突出。第四季度总收入达到10.97亿元,创历史新高,超过管理指导上限46.3%,营业利润保持强劲增长势头,同比增长68.6%。汽车贸易服务业务占公司总收入的近50%,成为公司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得益于理想车的投资回报,枷的第四季度盈利能力也有所提升,净利润增长约14倍,达到16亿元。

亚太财险股份有限公司汽车金融部总经理穆海龙表示,近年来一直看好枷的发展。在他看来,枷目前的成就取决于三点:准确的战略定位、平台和贷款援助,做成本最低、最擅长的事情;高素质员工的专业能力;战术上的毅力。

纵观枷的发展历程,可以用执着、精准、有条不紊来形容。不要因为诱人的市场利润而改变初衷;坚持在困难的地方使用重点,从而建立坚实的屏障;为最需要服务的渠道和客户提供超出心理预期的服务体验,从而逐步促进其战略的实现。可以说枷走了一凤莲网条艰难的路,但也是一条先苦后甜的路。

“可以看出,枷已经开始一步步有效地连接汽车产业链。从车辆导购到金融服务,再到保险服务,再到售后服务,一个庞大的网络已经慢慢打开。2021年,枷的发展值得期待。建议枷继续保持战略稳定,绝不动摇。同时注重不断提升服务能力,逐步从汽车金融领域的专家向汽车产业链领域的专家转型。”穆海龙说。

艺心的表现已经下滑

看宜信的情况,财报显示,宜信2020年营收33.25亿元,同比下降43%;全年亏损约11.56亿元,2019年亏损3100万元;调整后净亏损8亿元,2019年调整后净利润4.39亿元。

具体而言,2020年宜信交易平台业务收入13.39亿元,同比下降24%。其中,贷款贡献的服务收入同比下降29%,至11.85亿元,占总收入的35%。同期(2020年),益信自营业务收入19.86亿元,较2019年的40.41亿元下降51%。其中,融资租赁业务收入19.52亿元,同比下降48%。新增融资租赁和现有融资租赁的交易收入分别为1.54亿元和17.89亿元。

穆海龙认为,宜信2020年的财务业绩较2019年有明显下滑,这与疫情影响有关,但不存在强相关。因为整体市场环境不好,但市场份额普遍稳定。这种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益信积极的业务调整,即财务报告反映的毛利减少,信用减值损失增加。

毛利的减少主要在于益信的业务比重从自营业务向贷款援助担保业务的转变,而信用减值则在于受疫情影响,为之前快速发展埋下的隐患买单,但这不足以对益信未来的发展做出一个轻松的判断。

益信转型的原因之一是腾讯成为其最大股东。面对规模和利润的选择题,必须借助股东强大的引流力量和融资能力,在市场规模上取得突破。于是,益信主动转型助贷,在落后的市场中发力。在横向和纵向的选择上,优先考虑横向发展,降低成本,扩大规模,增加产品分流,同时逐步减少融资租赁、车辆销售等高成本、低专业的业务。

车咖研究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指出,面对疫情对行业的冲击,益信也在努力挖掘新的业务增长点。2020年下半年,益信推出汽车售后服务,丰富平台的业务范围和附加值。根据公布的数据,截至年底,质量保证等服务已产生收入2800万元。可以说,在疫情的冲击下,益新调整很快,下半年业绩迅速回升。

穆海龙判断,2021年将是益心转型成败的关键一年。在资金获取和客户引流上会表现出一定的优势,成败的关键在于终端的产品转化和营销服务能力,这也是汽车金融市场从粗放型向专业化发展的方向。目前来看,战略方向是正确的。在策略上,首先要看组织结构能否支撑全方位、多协调、快速反应的机制,其次要看人员管理理念的转变意识,尤其是管理者的服务意识和跨领域组合应对能力。

郑东金融的未来是不确定的

同样是上市公司的郑东金融最近宣布,根据该公司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未经审计的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预计该公司将录得4100万至7200万元的未经审计的净利润,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年度净利润约为3.89亿元,预计减值损失金额将在3.6亿至4亿元之间。

本公司录得的预期净利润下降主要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影响。消费者购买乘用车需求下降,公司新增贷款减少;疫情影响了公司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增加了贷款、垫款、融资租赁应收款减值损失准备。

"郑东金融表现悬崖般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专业精神."穆海龙分析,汽车金融属于金融业务,金融业务最关注的是业务风险,其次是提振销售。而以经销商集团为主体的郑东金融,其主要目的是销售车辆,获取更多利润,所以金融公司的独立性不会很强。当一家金融公司成为大股东的融资工具时,监管部门责令其收回控股股东持有的股权、暂停经销商汽车贷款业务只是时间问题。

现阶段,汽车金融公司的设立仍然需要较高的门槛,具有一定实力和能力的银行和汽车公司仍然是金融公司设立的主体,应当坚持。财务公司运营的独立性、控制风险和渠道的能力、服务的能力是应该注意的重点。

根据黄的分析,2020年财务业绩下滑的原因主要有五个:股权原因、财务合规问题、客户群体问题、渠道模式问题和产品模式问题。郑东金融主要依靠其股东郑桐集团的经销商体系,郑桐集团多代表高端品牌,导致郑东金融客户的金融渗透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达到饱和状态;同时,渠道和产品相对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弱。

“股东基因不是汽车金融公司可以选择的,而是可以从业务合规、产品、渠道、客户等方面进行选择。在汽车金融等壁垒相对不是特别高的行业,企业必须丰富产品和渠道,抵御外部风险。”黄对说道。

正文:郝李文编辑:焦月格式:

聚集

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