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玩家交锋,中国车企的新赛事

发布时间:2020-11-12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玩家交锋,中国车企的新赛事

文 | 吴昊

2017年,被STT的前锋,迎来了新的控股股东。

前锋前身是电子工业部国营第七六六厂,2000年北京首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入主后,开始经营房地产业务,这一次入主的,是北汽集团。

北汽接手前锋,目的是为了借壳上市。2014年,北汽集团拆分新能源业务,准备上市,但A股有三年盈利的门槛,北汽新能源为了达到尽早上市的目的,选择了借壳上市这条快车道。

但不同于普通壳,前锋还未进行股改,在A股与S佳通并称股改“钉子户”。北汽控股SST前锋之后,外界很多人说,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复杂度远超IPO。

2018年,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对外称,北汽新能源的上市最快在6月,慢的话在7月份也会完成。但实际上,上市一直被拖到12月底才完成。

在北汽蓝谷准备上市时,一家名为蔚来的造车新势力,火速提交招股书,28天过会,最终以提前15天的优势,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一股。

老牌车企与造车旧势力,在资本市场迎来了第一次交锋。

分水岭

前几天,蔚来市值超过了宝马、通用,不知不觉之间,蔚来已跻身全球车企市值top10行列,在国内也是第二名。

但一年前,传统车企还看不起造车新势力。

在造车这件事上,国内的老牌车企是碰过壁的。自从1885年卡尔·本茨发明汽车以来,德国、美国、日本都曾各领风骚,但唯独中国自主汽车品牌和国足一样,没法冲出亚洲。

这也怪不得本土车企。作为燃油车三大件,发动机、地盘、变速箱等核心技术一直被巨头们把持着,中国本土车企由于起步晚,一直无法实现赶超。

2015年涌入的造车新势力,在造车方面毫无经验,更是位于鄙视链的最底端。而且受到游侠的影响,新势力们基本上都被贴上了PPT造车的标签。

吉利的李书福在北京车展上说,“互联网公司造车就是一天到晚在瞎忽悠老百姓”。

很多人开始批评李书福,说李书福自己也是从四个轮子、两个沙发开始干的,现在吉利形势一片大好,就打压后来者。

但新势力们在量产的时候,确实遇到了问题。2019年,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元年,很多PPT车企都被打回原形,而开始交付的新势力,实际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蔚来在拿下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一股后,刚开始大规模交付就陷入了泥沼里。由于亏损太过严重,蔚来不断受到外界质疑,加上自燃事件的影响,2019年蔚来市值缩水80%,股价跌到1美元左右。

作为公司创始人,李斌出行教父的光环也碎了一地,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为了把蔚来从悬崖边拉回来,李斌开始四处找钱,去了一些地方政府,也去了一些传统车企拜码头,但进展都不顺利,最后还是安徽省政府雪中送碳,拉了蔚来一把。

另外几家头部造车新势力的遭遇也比蔚来好不到哪去。小鹏汽车董事长因为一句“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引起群嘲,理想汽车则因为迟迟不量产,而被质疑掉队。

整个2019年,造车新势力的前途都不明朗。

但在今年年初,造车新势力却逆风翻盘,从被质疑到大放异彩,最终成为资本市场追捧的明星。

作为“带头大哥”,特斯拉今年股价和开了挂一般,先后超过通用、丰田等老牌车企,如今已经是全球第一大车企,市值接近4000亿美元。

大哥给力,小弟们也跟着沾光。蔚来今年不仅解决了资金问题,而且股价一路飙升,吊打国内传统车企,市值超过上汽集团,位列第二名。

而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也都成功在美股上市,市值都超过200亿美元,北汽新能源如今市值仅有251亿,还是港元。

四年前,北汽新能源党委书记、总经理郑刚还满怀信心地称,“希望十三五期间不但能够保证北汽新能源在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的领先地位,同时还要进军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前三名。”

但在截至今年9月,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为2.1万辆,同比下降78.57%。郑刚也离开了北汽,加入了华为。

2011年,雷军把小米手机拿给联想的人看,几个联想高管们一脸不屑,“雷军怎么能做出手机呢,轮到谁也轮不到他”。

后来小米发布的几款智能手机供不应求,2014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进入全球前三,让联想大吃一惊。中华酷联里,除了华为外,其他三家都渐渐掉队。

周鸿祎认为自己是第一个看懂雷军互联网思维做手机的人,他评价传统手机厂商与小米之间的关系:“看不起、看不清、看不懂、看不见”。

那么,智能手机的行业变局是否会在汽车行业重演?

各有优劣

2007年,乔布斯发布第一代iphone,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随后诺基亚、摩托罗拉等老牌巨头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走向没落。

但汽车行业恐怕不会像手机一样,巨头们轻易被颠覆掉。一方面,汽车是典型的重资金、重技术行业,有着极高的技术门槛;另一方面,汽车迭代周期长,市场也更加细分,不会完全成为赢家通吃的局面。

而且,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们,都有各自的优势,但也面临着各自的问题。

在2017年第九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主办方为北汽董事长徐和谊和蔚来董事长李斌安排了一场对话。一方是传统车企中的领头羊,另一方则是造车新势力当中的明星。

但在这场别有用心的对话里,二人不仅没有做唇枪舌战式地辩论,反倒很客气,徐和谊说自己对李斌既不服,但又很羡慕。

“从传统汽车的角度看,我就是不服!我看李斌就是不服!李斌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但是我羡慕李斌,羡慕他的体制。”徐和谊说。

徐和谊在论坛上吐槽了国企面临的体制僵化问题,尤其是在品牌建立上。由于体制内人员的变化,发展思路不一样,原来打造的品牌很有可能被废掉,而且品牌培育必须得花费大把资金,他还反问,“国有企业敢烧钱”?

其实,不止北汽,比亚迪、上汽等都有着类似的困境,长期以来,本土汽车品牌生产的车型主要是以中低端车型为主,而新能源汽车销售也流向了网约车、出租车等B端渠道。

太过依赖于B端市场,北汽今年就遭遇了滑铁卢。由于疫情影响,今年网约车渠道对于车辆的需求萎缩,北汽新能源的销量大幅度下滑。

根据北汽新能源发布的最新销量数据显示,9月北汽新能源销量为2245辆,同比下降77.57%。今年前9月,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为2.1万辆,同比下降78.57%。而过去几年,北汽新能源快速发展,其销量从2015年的2万辆增长到了2019年的15万辆,连续7年成为国内纯电市场的第一名。

传统车企有传统车企的难处,但新势力也有新势力的问题。

在造车新势力量产初期,由于无法取得建厂资质,只能走代工路线,后来威马、小鹏、理想通过收购的方式,曲线获得建厂资质,但事实证明,造车新势力的制造经验还尚显薄弱。

2019年,蔚来、威马面临自燃的困扰,去年6月,蔚来宣布召回4803辆ES8,当时蔚来正处于风口浪尖上,召回对品牌建设和资金而言都是雪上加霜。

最近,威马和理想又面临类似的困境。据媒体报道,威马一个月内发生了四起自燃事故;理想也因为理想ONE的前悬架下摆臂球头和球销之间,存在脱出力不足的问题,双方都进行了召回处理。

而根据今年上半年交付数据显示,造车新势力交付量还处于下风,前几名依然是比亚迪、上汽、广汽、北汽等老玩家,但不可否认的是,新势力增速凶猛,所以二者还将处于长期竞争的状态。

从从目前情况来看,传统车企不足以扼杀新势力,新势力也不足以颠覆传统车企。在8月11日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中,李斌说,“别看特斯拉市值超过了丰田,但市占率还是很低的。汽车行业不是赢家通吃的行业,这也给了蔚来这样的创业公司和传统企业更多机会。”

但在新能源这条赛道上,不止有中国本土车企的身影,全球各路玩家都在加码,而中国本土车企更大的竞争,来自于外部。

新战场

作为燃油车时代的跛足巨人,中国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不可谓不重视。

早在2012年,国务院就印发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提出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量达到200万辆,保有量达到500万辆。

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根据新规划要求,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优胜劣汰,支持优势企业兼并重组、做大做强,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

这也意味着,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除了市场之外,还有做大做强,经得起竞争。

目前,全球各国都在大力发展本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而美国、中国、日本等国家已经走在前列。欧洲的燃油车巨头们正在加码,大众集团宣布今年将推出34款新车型,到2024年,大众还将在技术上投资190亿欧元,其中110亿欧元用于电动汽车的进一步发展。

当然,还有已经打到家门口的特斯拉。特斯拉位于上海的工厂已经进入大规模投产阶段,媒体报道称,特斯拉上海工厂明年产能将达到55万辆,生产的车型不仅面向中国市场,还将进行出口。

得益于供应链本土化的优势,目前国产特斯拉model 3价格已经降至25万元,未来还有进一步的降价空间,这无疑会对国内的品牌造成压力。

2018年之前,比亚迪一直是新能源汽车销量老大,但随着特斯拉的发力,比亚迪与特斯拉的差距越来越明显。未来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势力,都将面临一场硬仗。

而本土品牌只有加快速度,克服难关。

前段时间,媒体报道称广汽新能源欲将埃安品牌独立运营,或将于11月份独立,预计会在2020广州车展前夕正式对外公布,上市的目标将是科创板。

广汽新能源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在10月份,其将注册资本进行了大幅调整,从7.83亿元上提至14.19亿元,注册资本增加了6.36亿元,增幅达81.28%。

广汽新能源将埃安品牌独立,甚至打算在科创板上市,发力的状态已经显而易见。另外,比亚迪和北汽也都在进行变革,比亚迪推出的汉系列,补贴后售价21.98-27.95万元,根据比亚迪官方数据,比亚迪汉系列车型10月销量为7545辆,最近三个月总销量已达18362辆;而在10月24日,北汽ARCFOX首款新车αT正式上市,补贴后售价24.19万元至31.99万元。

而造车新势力除了在服务、智能化、用户体验上下功夫外,也在补全制造的功底。

11月6日,蔚来又发布了100kWh电池系统及电池升级全系方案。该款电池是与宁德时代深度合作开发的电池包,搭载了宁德时代最新的CTP技术,一旦出现热失控,搭载该技术的电池 “只冒烟不着火”。

汽车行业正迎来大变局,无论本土的传统车企还是新势力,都将参与其中,而通过不断的竞争,中国汽车行业将被拉入新的阶段。